logo
搜索
確認
取消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
首頁
/
/
氫氣的輸運情況與經濟性分析

氫氣的輸運情況與經濟性分析

  • 分類:行業資訊
  • 發布時間:2022-05-17
  • 訪問量:0

氫氣的輸運情況與經濟性分析

  • 分類:行業資訊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2-05-17
  • 訪問量:0
詳情

當前氫能產業已經進入快速發展階段。2021年,全球氫氣產量約為每年7000萬噸。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氫氣生產國,每年產量2200萬噸,約占世界產量的三分之一。但由于氫氣體積能量密度極低且液化困難,其運輸成本遠遠超過石油及天然氣等傳統燃料,達到交貨成本的6%左右。而且隨著規模經濟與技術進步導致的制氫成本下降,運輸成本的比重還會不斷增加。

氫氣的輸運包括工業鋼瓶、集裝格、長管拖車、氣體管道、液態氫氣、有機液體、儲氫合金等方法。單個工業氫氣鋼瓶的容積為40L,壓力為15MPa,儲氫為0.5kg。集裝格由9~20個氫氣鋼瓶組成,儲氫3~10kg,主要是實驗室規模的氫氣輸運。100kg以上的氫氣輸運方法主要是長管拖車、氣體管道、液態氫氣。幾種氫氣運輸方式對比如下圖所示。

在陸地上進行大量氫氣輸送時, 氣體管道輸送很有效。一般的氫氣集裝格和長管拖車中都有連接鋼瓶的氣體管道, 在陸地上能夠鋪設大規模、長距離而且高壓的氫氣管道進行氫氣輸送。管道運輸是具有發展潛力的低成本運氫方式。低壓管道適合大規模、長距離的運氫。由于氫氣在低壓狀態(工作壓力1~4MPa)下運輸, 因此相比高壓鋼瓶輸氫能耗更低, 但管道建設的初始投資較大。

有機液體以及氨氣輸運氫氣也是正在開發的氫氣儲運方法,尤其是在長距離、大規模的氫氣輸送方面具有一定優勢,但是雜質氣體含量高,高純氫氣使用時需要重新純化。固態合金輸氫純度高、安全性好, 但是輸運能耗高、成本高,適合人口密集的區域以及短距離的氫氣輸運。長管拖車輸運氫氣成本隨距離的增加顯著, 適合300km以內的輸氫, 距離超過300km時, 液氫和管道輸氫更合適, 輸氫量越大, 這種趨勢越明顯。三種主要輸氫方式價格與距離的變化如下圖所示。

目前我國氫氣的輸運幾乎都依賴長管拖車, 滿足不了大規模氫氣使用和氫能源產業的發展,管道輸氫和液態輸氫技術亟待提高。

氫氣的管道輸運

歐洲和美洲是世界上最早發展氫氣管網的地區, 已有70年歷史, 在管道輸氫方面已經有了很大規模, 如美國Praxair公司的分公司林德管道公司在得克薩斯州蒙特貝爾維尤至阿瑟港和奧蘭治之間鋪設了113km的氫氣輸送管道, 耗資3000萬美金。林德管道公司每天能夠輸送283萬Nm3以上的氫氣, 氫氣純度為99.99%。管道埋設深度最淺處不小于1.22m, 管道設計強度和水壓試驗強度分別為管道最大運行壓力的2和1.9倍。美國加州托蘭斯(Torrance)的加氫站也在同區域內鋪設氫氣管道, 直接給用戶供氫。

法國Air Liquid公司在法國、比利時、荷蘭的國界附近鋪設了830km的氫氣管道, 德國在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鋪設了240km的氫氣管道,壓力為5MPa, 給用戶供氫。這些氫氣管道主要為工業所用,也有直接與加氫站相連的氫氣管道。德國Frankfurt加氫站與氯堿電解工廠的副產品氫氣源相鄰, 兩者之間鋪設了1.7km的氫氣管道, 氫氣壓力為90MPa, 可以免去壓縮機直接供氫。

根據美國太平洋西北國家實驗室(Pacific Northwest National Laboratory,PNNL)在2016年的統計數據,全球共有4542km的氫氣管道,其中美國有2608km的輸氫管道,歐洲有1598km的輸氫管道。

我國氫氣管網發展不足,輸氫管道主要分布在環渤海灣、長江三角洲等地,氫氣管網布局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管道氫氣運輸的成本主要包括管道建設費用折舊與攤銷、直接運行維護費用(材料費、維修費、輸氣損耗、職工薪酬等)、管理費及氫氣壓縮成本等。如果對管道輸氫的成本做一筆運算,以“濟源-洛陽”項目為例,“濟源-洛陽”項目輸氣管道全長25km,設計壓力4.0Mpa,管道規格DN500mm,輸氣能力為10.04萬噸/年,配套建設2座站場,項目總投資1.5429億元。采用φ508mm管道,建設成本為616萬/km,管道使用壽命20年。運行期間維護成本及管理費用按建設成本的8%計算。據統計氫氣管道在滿載輸送過程中損耗為1252kg/km年。成本計算數據如下表所示

管道輸送的年運輸能力取決于設計能力,而與運輸距離基本無關。按照φ502mm的管道計算,年輸送能力為10.04萬噸。假設輸送距離為Xkm,則滿負荷運行下年總輸送成本為:TC=(308000+24640)*X+10.04*10000000*0.42+13897*X元。單位運輸成本測算如下:

可以發現,管道運輸的噸公里成本受運能利用率的顯著影響,隨著運能利用率的下降單位運輸成本大幅度提升,在利用率提升到40%以上之后運輸成本的變化幅度減緩。

隨著氫能產業的快速發展,日益增加的氫氣需求量將推動我國氫氣管網建設。國內氫氣管網建設正在提速,根據《中國氫能產業基礎設施發展藍皮書(2016)》所制定的氫能產業基礎設施發展路線,2030年,我國燃料電池汽車將達200萬輛,同時將建成3000km以上的氫氣長輸管道。該目標將有效推進我國氫氣管道建設。

利用現有成熟的天然氣管網、CNG(compressednatural gas)和天然氣加氣站等設施, 可新建或在現有站址基礎上改擴建制氫加氫一體化站。通過站內制氫加氫,減少了氫氣運輸環節, 降低了氫氣制儲運的成本。該技術可將氫氣槍出口處的價格降低,氫燃料汽車的用氫成本與汽柴油車的用車成本相當, 且更環保,符合未來能源的趨勢。

液氫儲運

液態氫氣是一種深冷的氫氣儲存技術。將氫氣經過壓縮后,深冷到21K以下變為液氫,然后儲存到特制的絕熱真空容器中。常溫、常壓下,液氫的密度為氣態氫的845倍,液氫的體積能量密度比壓縮貯存高好幾倍,這樣,同一體積的儲氫容器,其儲氫質量大幅度提高。但是,由于氫具有質輕的特點,在作為燃料使用時,相同體積的液氫與汽油相比,含能量少。這意味著將來若以液氫完全替代汽油,則在行駛相同里程時,液氫儲罐的體積要比現有油箱大得多(約3倍)。

理想狀態下,氫氣液化耗能為3.92kWh/kg。目前的氫氣液化主要是通過液氮冷卻和壓縮氫氣膨脹實現, 耗能為13~15kWh/kg, 幾乎是氫氣燃燒所產生低熱值 (產物為水蒸氣時的燃燒熱值,33.3kWh/kg)的一半,而氮氣的液化耗能僅為0.207kWh/kg,因此降低氫氣液化耗能至關重要。不同氫液化方法的能耗如上圖所示。

美洲是全球最大、最成熟的液氫生產和應用地域, 美國本土已有15座以上的液氫工廠,液氫產能占全球80%以上,達到375t/d,加拿大80t/d的液氫產能也為美國所用。美國的液氫工廠全部是5t/d以上的中大規模,并以10~30t/d以上占據主流。

近年,美國普萊克斯公司、美國空氣化工產品有限公司、法國液化空氣集團在美國相繼新建的液氫工廠規模都在30t/d及以上,預計2021年美國液氫產能將突破500t/d。因此,其生產液氫的能耗和成本都比較低。歐洲4座液氫工廠的液氫產能為24 t/d;亞洲有16座液氫工廠,總產能為38.3t/d,其中日本占了2/3。

中國起步較晚, 與國外存在較大的差距。中國液氫工廠有陜西興平、海南文昌、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第六研究院第101研究所和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等,主要服務于航天發射,總產能僅有4t/d, 最大的海南文昌液氫工廠產能也僅2t/d。目前,中國民用液氫市場基本空白。根據科技部2020年“可再生能源與氫能技術”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申報指南, 中國亟須研制液化能力≥5t/d且氫氣液化能耗≤13kWh/(kg LH2)的單套裝備, 指標與國外主流大型氫液化裝置性能基本一致,以期盡快縮短我國產品成本、質量和制造水平與世界發達國家的差距。

目前,高昂的成本是氫氣液態儲運的主要障礙,除了低溫液態儲運外,液氨儲氫或有機液態儲氫也是潛在的方案,部分液化氫儲運的成本預測如上圖所示,到2030年,合成液氨氫儲運終端總成本為4.4美元/kg,低溫液化氫儲運終端總成本為3.9美元/kg。通過液氨、烯烴、炔烴或芳香烴等儲氫劑和氫氣產生可逆反應實現加氫和脫氫,能耗相對較低,但工藝與裝置較為復雜,目前基本沒有實現產業化應用。

關鍵詞: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歡迎關注黎明氣體集團官方微信!

集團子公司

哈爾濱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沈陽洪生氣體有限公司

廊坊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齊齊哈爾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長春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大連洪生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秦皇島洪生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哈爾濱氧氣廠有限公司
哈爾濱黎明氣體有限公司太平分公司
沈陽洪生氣體有限公司鑄造園分公司

齊齊哈爾齊鐵氣體有限公司

哈爾濱黎明氣體有限公司大連分公司
鶴崗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雙鴨山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七臺河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佳木斯市醫用氧氣廠有限公司

雞西黎明氣體有限公司

牡丹江黎明醫用氧氣有限公司

燃氣事業部

氫氣事業部

特種氣體事業部

无码精品久久久天天影视